一場雪過后,小小的錢家溝村更顯寧靜。村文化中心的滿繡車間里,十幾名婦女在繡架前一針針勾勒著云紋圖樣。45歲的孫鳳玲坐在后排纏著金線。“我現在還不咋會繡,先來幫著纏纏線,一天掙二三十塊錢,也比打麻將強!”屋里響起了爽朗的笑聲。“說的是大實話!”吳楠說。

  錢家溝村位于遼寧省法庫縣南部,是一個比較原生態的小山村,全村共有260戶900口人,主要以種植玉米、飼養散畜為業,年人均收入約7000元,屬于比較貧困的地區。

  2018年8月,正在村頭跳廣場舞的吳楠,遇到了下派的駐村第一書記張云路。從此,“盛京滿繡”走進錢家溝村,改變了農民繡娘的生活。

  “老師”吳楠:第一書記找到了正在跳廣場舞的我

  “那時我們都在那跳舞,第一書記就來了跟大伙兒說起有個滿繡,問有誰愿意參加。我對刺繡有點興趣,就報名了。”吳楠這樣回憶起第一次見到張云路的情景。當時吳楠是錢家溝村唯一一個報名的,她跟著項目對接公司“盛京滿繡”學習考察了一個多月。

  吳楠和婦女們一起在錢家溝村滿繡車間刺繡。她是村里第一個學滿繡的人,也在第一書記和繡娘們之間架起了最早的一道橋梁。

  吳楠成了錢家溝“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學成后她開始在村里的微信群宣傳。看到了甜頭,錢家溝村20來位繡娘加入了滿繡車間。經過一年多,“盛京滿繡”項目就為村民增收40余萬元。

  車間開在村里,婦女們既不耽誤帶孩子做飯,一個月又能多一兩千元的收入。“看著娃、繡著花,既養自己又養家。”

  繡娘楊雪:就像從低谷一下被拽到崖上了

  楊雪也是通過吳楠找到的工作。記者在沈陽“盛京滿繡”車間見到她時,她正在繡一件盤金線的龍袍。

  滿繡服飾

  皇帝的龍袍上繡龍,后妃的服飾上繡鳳,宮廷的官服上繡補子……盛京滿繡是是沈陽獨有的一種刺繡技藝,也是中國清朝皇族刺繡,被列入沈陽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

  錢家溝繡娘楊雪接受記者采訪。因為手藝好,她已經在沈陽“盛京滿繡”公司上班。

  楊雪也是錢家溝人,因為手藝好,她已被公司選拔為正式職工。楊雪除了種地,也做過飯店服務員,打過零工。經過吳楠的介紹,她接觸滿繡,出師第一個月就拿到了一千多塊錢。“現在孩子上學的費用,還有家里基本零用錢都是我在出。”楊雪自豪地說。

  除了收入,楊雪的人生也發生了改變。“我現在出來了,跟以前接觸環境不一樣了。原來干服務員,受點白眼兒或者說的什么話都得忍著,現在有了一門手藝,還能去教別人,那種感覺就像從低谷一下拽到崖上,提升了,有成就感了。”

  孝女胡井波:我感到有了自己的一份事業!

  49歲的胡井波父母都年屆90,父親患腦血栓,除了要在家伺候,她還要負擔大筆的醫藥費開銷。做繡娘不用離家,還有每月一兩千元的收入,令她的壓力減輕了不少。“我感到有了自己的一份事業!”胡井波說到這,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錢家溝繡娘胡井波與父母在一起。滿繡項目進村,讓她既不耽誤照顧老人,又能補貼他們的醫藥費用。

  滿繡車間進入錢家溝村一年多的時間里,繡娘人均年增收約2.5萬元。村民家庭收入水漲船高的同時,精神面貌也發生了變化。以前婦女們沒事就到小商店打麻將,現在都是到繡房研究刺繡工藝。

  滿繡手包

  不過好事也不是真的“從天上掉下來的”。第一書記找上吳楠是經過“預謀”的。張云路說,到“盛京滿繡”公司商議扶貧項目之后,他要找一個“既有組織能力,手上又得有活兒的”來做帶頭人。經過找其他村干部詢問,知道吳楠在村里比較有號召力,領著姐妹們總跳廣場舞。這樣才找到了項目的村民“領頭人”。

  錢家溝村駐村第一書記張云路。正是通過他的穿針引線,滿繡扶貧才落戶在了錢家溝,也改變了吳楠、楊雪們的生活。

  經過一位位駐村第一書記的“穿針引線”,滿繡在農村繡娘手中變成旗袍、團扇、繡片、披肩、枕套、錢包、手袋等,為她們織就了燦爛的生活圖景。以產業扶貧、精準脫貧為基本方略,盛京滿繡公司已先后在遼寧省和河北省建立了106個盛京滿繡扶貧車間和刺繡基地,各扶貧車間的訂單已經排到2021年,帶動1623人實現脫貧。

  經過70年的接續奮斗,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實現了人類有史以來惠及人口最多的減貧進程。從1978年至2018年底,我國農村絕對貧困人口從7.7億人減少到1660萬人,貧困發生率降至1.7%。2020年,我國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中華民族千百年來吃不飽、穿不暖的問題將成為歷史。

  錢家溝村幾位繡娘對人民網“看見中國”融媒體工作室采訪團隊道出的心聲,正是奔向小康最后一公里路上的生動注腳。

  “以前我就是普普通通的家庭婦女,現在有的管我叫老師。挺有成就感。”——吳楠

  “以前只是聽說咱們國家有扶貧的政策,感覺離自己很遠,現在實實在在感覺到了。”——胡井波 

  (責編:徐祥麗、賈文婷)

1
【關閉】 【打印】     [責任編輯:李琳娜]
互聯網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銀川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銀川新聞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