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 劉旭卓/文 劉旭卓 李振文/圖

  寧夏人尊稱賀蘭山為“父親山”。但由于昔日過度開采、過度放牧,一味索取,讓賀蘭山不堪重負。近日,受疫情影響的賀蘭山自然保護區外圍生態環境綜合整治工作,正有序復工。其實,自2017年開始,自治區啟動賀蘭山國家級自然資源保護區生態環境綜合整治工作以來,賀蘭山的生態修復工作就從未停止。

  在筆架峰兩邊,能看到不一樣的賀蘭山。從滾鐘口景區出發,沿途是盛開的山花,站上山巔俯瞰筆架峰,似神來之筆,筆架峰西側一派春意;而從筆架峰東側山腳攀登,沿途是碎石子路,40分鐘后登上筆架峰,看到的,是昔日留下的盜洞,從盜洞滑下去的賀蘭石,從遠處看,就像一條條黑色的“淚痕”。

  筆架峰下的“淚痕”

  筆架峰下的盜洞,是人類貪念留在賀蘭山上的傷疤。

  昔日,隨著賀蘭硯身價的增長,賀蘭石原料的價格也水漲船高,這就引來不少人私自盜采賀蘭石,這些盜洞,就是因此留下的。在筆架峰東側山坡下,有著大大小小十幾個盜洞。  

  “所有的盜洞,我們都進行了填埋,但是要復原山體原貌,很難。”護林員李鵬看著這些盜洞,臉上露出無奈和失落的表情。這些盜洞深大約三四米,寬度勉強夠一個人鉆進去,李鵬說,用這樣的方式開采賀蘭石,一方面很容易塌方、滑坡,對山體造成破壞,另一方面,也存在極大的安全隱患,造成人身傷害,但在利益面前,這一切顯得都不那么重要。

  2017年5月,自治區正式打響賀蘭山生態保衛戰。開始對賀蘭山保護區內所有陵園公墓、礦山企業、旅游設施、種植基地、廢棄礦點等人類活動點進行拉網式排查。

  盜洞填埋之后,保護區在此設立了GPS打點處,護林員每天都會巡查打點,確保再無盜采行為。賀蘭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以下簡稱“賀蘭山保護區”)的許多工作人員聊到此事,都說從上到下的守護行動,一定會讓賀蘭山的“淚痕”逐漸散去,筆架峰兩邊,最終將盛開同樣的山花。

  已經開始的生態恢復

  從馬蓮口出發,向南前行三公里左右,就到了主佛溝。這里曾經是為寧夏鐵合金廠提供原料的礦區,如今,也已經被保護起來,恢復治理。

  溝口附近,停放著一些開礦設備,看上去銹跡斑斑,布滿灰塵。賀蘭山保護區工作人員溫岳說,這都放了好長時間了。進溝去往昔日礦區的路,顛簸難行,隨著車子的東搖西晃,很容易聯想起昔日大卡車行進的情景。

  車子最終停下的地方,是一處平地。不用工作人員介紹,一眼就能看出來昔日礦區在哪,眼前一片夯實的土黃色區域,和周邊褐色的山體,色差明顯。賀蘭山保護區資料顯示,主佛溝的硅石礦區自2006年廢棄后,留下了開采面、尾礦點,開采時產生的平臺、掌子面及順坡傾倒礦渣形成的坡面,除存在地質災害引發安全隱患外,其顏色與山體自然顏色反差很大。

  2018年6月,完成前期準備工作后,這里開始生態恢復綜合治理。通過噴播有機纖維層復綠、客土噴播復綠、小降解袋柔性護坡復綠、穴植灌木復綠等工程手段,播種了蒙古扁桃、針茅等26種賀蘭山適生草種。目前,植被覆蓋率從0%提升到70%。“下一場雨之后,這邊的黃土坡上就會長出來綠色的嫩芽。”溫岳指著遠處說道。

  “黑衣”變“綠裝”

  在賀蘭山北段,有一條15公里的山溝,四面山巒起伏,高聳險峻。這條溝,就是曾經聞名全國的汝箕溝煤礦所在地。

  2018年8月28日,從銀川發往汝箕溝的列車上,一位叫何斯瑛的老人激動不已,83歲的老人是1972年這趟車始發時的第一任列車長,距離彼時,已逾46年。“到了汝箕溝以后,能看到白色的煙,還有巨大的煤礦。”老人的回憶中,昔日汝箕溝的景象清晰起來。

  作為“一五”期間十大煤炭基地之一,汝箕溝的煤礦區一度支撐起了寧夏的經濟發展,也對國家發展做出重要貢獻。但與之相伴的礦區私挖濫采、無序排棄渣石等問題伴隨而來,741.1公頃的排渣場,對生態環境造成了破壞。

  從2017年開始的綜合治理,讓汝箕溝的“黑衣”,換上了“綠裝”。煤干石和礦渣堆上,生長出了綠色的植物;直升機空中撒播的榆樹籽、蒙古扁桃、冰草等耐干旱植物種子,也已生根發芽;礦區的2000余棵旱柳生機勃勃……而賀蘭山老礦區的蛻變,遠不止此。電影《天逆騎士·變體》選址石炭井拍攝,讓這處老礦區一炮而紅,“工業旅游+影視拍攝基地”,成為其發展蛻變的一條新路子。

  綠色的賀蘭山

  網友“陽光”是登山愛好者,這個春天,他再次登上這座熟悉的大山。“賀蘭山的春天,是從一抹粉紅色的蒙古扁桃開始的。”從登賀蘭山開始,“陽光”記憶中的蒙古扁桃,一年比一年多,一年比一年艷,他說,這是賀蘭山生態向好的最好憑證。

  “點地梅是賀蘭山較早開放的花之一,經常是一簇簇出現,靜靜開在山巖下;還有短翼巖黃芪,圓圓的一團,紅燦燦的花朵,奇特嬌艷……”說起賀蘭山的花,“陽光”眉飛色舞。

  慢慢地,越來越多的花朵在賀蘭山的春天開放。

  護林員李鵬從小在賀蘭山長大,他兒時記憶中的賀蘭山,這個時節是看不到枯黃色的。“山腳下被羊啃得光禿禿的,草的影子都看不見,就是黑白色的石頭。”他見過小時候肆意放牧之下的賀蘭山,也見過開采砂石時的漫天塵土,李鵬說,賀蘭山從沒有現在這么安靜過,這么美麗過。

  “你別看現在,除了盛開的花,賀蘭山看上去都是枯黃色,如果來一場雨,這里的草會快速生長,要不了幾天,就綠綠的。”李鵬環顧著四周,描繪著他最愛的景色。

  鏈接

  賀蘭山保護區生態整治2017年5月,寧夏正式打響賀蘭山生態保衛戰。最終確定了169處整治點,其中核心區22處,緩沖區14處,實驗區109處,橫跨核心區、緩沖區14處,橫跨核心區、緩沖區、實驗區4處,橫跨緩沖區、實驗區6處。截至2018年5月底,169處整治點全部完成整治修復并通過自治區級階段性驗收。同時,石嘴山市將整治范圍擴大到保護區外圍地帶,關停清退93家與保護區內利益聯結緊密的洗煤場、儲煤場及附屬設施,完成了45處點位的整治和自治區階段性驗收。

  據賀蘭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

1
【關閉】 【打印】     [責任編輯:盧麗君]
互聯網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銀川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銀川新聞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