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持續誕生“爆款”的流媒體巨頭網飛(Netflix)向亞洲市場進軍加速,日本成為其實現擴張的重要市場。2020年開年,由網飛投資、日本攝影師蜷川實花執導的都市劇《關注者》上線,除了女星中谷美紀與池田依來沙組成的“雙女主”之外,紀梵希、思琳、圣羅蘭等國際時尚大牌的加盟,讓劇集的顏值與話題度不斷攀升。然而,豪華陣容并沒能解鎖市場認可,這讓網飛在日劇領域的開拓再次折戟。

  《關注者》講述了人到中年的攝影家奈良理美通過社交平臺偶遇了追逐演藝夢想的女孩百田夏目,在繁華的東京,兩人開始了追逐夢想的生活。劇中的東京浮華絢麗,人物美裳華服,宛如走進了時尚大牌的秀場。但作為一部聚焦都市女性困惑與奮斗的影視劇,只有精致的衣櫥,顯然是沒有說服力的。

  “每一個演員都被過度修飾,時尚元素的堆砌也讓劇情眼花繚亂,就像是一顆用攝影、科技、服化、濾鏡、迷影包裝的工業糖果。”有劇迷評價,“可能年輕的女孩會把它當作穿搭指南,但它絕對稱不上是一部好的作品。”

  稍顯凌亂的敘事讓表達雖美卻泛泛,女性主義和社交媒體的聚焦點也停留在“家庭和事業二選一”的膚淺表面。蜷川實花的“濾鏡”,更是讓故事臣服于畫面之下,使得精致成為了一種窒息。

  提到《關注者》的導演蜷川實花,“絢爛迷離的鮮花”與“華麗詭譎的金魚”就會出現在人們的腦海。這些印象來自蜷川實花的一系列攝影作品,濃烈的視覺沖擊與孤注一擲的美,激烈地表現著攝影師的內心世界。獨樹一幟的風格標簽,讓這位女性攝影師在時尚攝影界積累了巨大的商業價值。

  然而,蜷川實花并不甘于只做一名攝影藝術家,她將一套擁有極高辨識度的個人視覺品牌推向廣告、設計等各個領域,強烈的跨界意識和商業頭腦令她在國際上聲譽日隆。2007年,蜷川實花華麗轉身為導演,處女作《惡女花魁》獲得了日本電影學院獎和亞洲電影大獎。

  不過日本評論界認為,“離開了父親蜷川幸雄的幫助,蜷川實花的導演能力可能被高估了。”蜷川幸雄是日本教父級的戲劇大師,對蜷川實花影響很大。此后《人間失格:太宰治和三個女人們》《殺手餐廳》《狼狽》等電影的相繼問世,讓尋求轉型的蜷川實花處在風口浪尖。其中最大的爭議,莫過于擔任導演的蜷川實花,是否依然享受著她作為風格攝影師的光環。

  用本土化思維創造全球化的原創劇集——在這條創作準繩下,網飛出品的韓國電影、韓劇屢出爆款,甚至染指奧斯卡,但在日本市場“一無所獲”,究其原因,還是網飛的制作工業與日本影視劇本土價值的“不適配”。相較于追求明星效應、注重商業價值的網飛,日本的影視劇創作在價值觀上更加傳統樸素,不那么“功利”。受到歡迎的日劇未必有明星卡司或是投觀眾所好的題材,但一定是真正能打動人心的故事。

  有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2月底,網飛在日本付費用戶數量為300萬,進軍日本已四年有余,這樣的成績顯然不盡如人意。可見流量并不是一劑萬靈藥,作為全球知名IP的蜷川實花,也會遇到不買單的觀眾。

1
【關閉】 【打印】     [責任編輯:盧麗君]
互聯網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銀川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銀川新聞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