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內心戲、重智慧的博弈,經偵警察經歷的洶涌都在沒有硝煙的戰場上。圖為《獵狐》海報。 《大江大河2》日前殺青。圖為該劇海報。 制圖:李潔

  鏡頭一轉六年后,彈幕里一片夸贊,“夏隊更帥了”。字眼直白,透出的卻是事實:夏遠變了。當年,他是熱血刑警,以師父楊建群為依憑、女友于小卉作寄托,心無掛礙地在追兇路上橫沖直撞。六年后,他是經偵隊長,不僅事業上獨當一面,更成為自己精神世界的大男主。故事里由時間鍛造的氣質變化,經演員準確的表演,成就觀眾眼里顯見的角色升級。

  “這是個成長型人物。”王凱說,《獵狐》中,夏遠從對經偵有認知上的窄視,到成為身先士卒海外追捕的“獵人”,技能與心態全面迭代。而于演員本人,類似成長何嘗不是“升維”。并非第一次演警察的王凱,找到經偵這一警種的殊異——“他們既要懂金融、經濟、計算機,看得透數字,還得掌握刑偵技巧,在沒有硝煙的戰場,這是一群隱秘而偉大的英雄”;他也由此拿捏住自我的突圍,“挑戰金融財稅知識,挑戰英語臺詞,挑戰經偵不同于刑偵的辦案思路,挑戰海外追捕中沒有執法權的難題”。

  中國視聽大數據佐證了觀眾的態度,獲得上海文化發展基金會重大項目扶持的《獵狐》以1.585%的平均收視率,領跑同檔期全國衛視收視榜單。22集后,故事進入了海外追逃戲份。夏遠身上“守護人民財產安全”的可靠勁越發濃釅,2019年有超過300天生活在劇組的王凱,沒有辜負時間。

  如何演出好人的層次感

  向現實討教,找到經偵警察不為人知的角色入口

  夏遠的人物主線一句話就能概括:從刑警成長為經偵警察,并用十年時間完成對經濟犯王柏林的追捕。總編劇趙冬苓曾說,她替王凱“犯難”,“一身正氣的形象,沒有污點,干凈又赤誠”。正義的化身要演出層次感,不太容易。可目前看來,演員成了。六年前后,刑警夏遠、經偵隊長夏遠,不必靠服化道大動干戈,觀眾也能即刻領會。

  王凱說,首先,就是向現實討教。

  打擊經濟犯罪尤其是高智商經濟犯罪,這是現實中經偵警察的特質。但對塑造角色而言,光有標簽還不夠。開機前,主創一行去了天津經濟偵查總隊。同進同出的日子里,演員一點點累積對角色的認知。“刑偵是從線索順藤摸瓜尋找兇手,經偵是鎖定某個方向后,抽絲剝繭找到完整的證據鏈閉環”,是為差異;“海外追逃真正的困境,還在于沒有執法權,甚至會有無助的時候”,是為難。王凱捕捉到這兩點,劇中的夏遠就有了從A到B的遷徙。

  對經偵一知半解時,他貿貿然把涉嫌操縱股市的王柏林“請”來問話。無功而返后,這位習慣用刑偵思維辦案的年輕干警,臉上只有不解、不忿、不甘,如是表現忠實于他的臺詞,“與其坐在電腦前看這個破賬,還不如去現場找線索”。在經偵領域沉潛六年,再度與出逃海外的王柏林面對面,酒杯相碰、眼神遭遇,夏遠單刀赴會的膽識、暫時的引而不發、用證據鏈說話的周全,悉數融在了四兩撥千斤的氣場較量里。待到海外聽證會,一個中國警察如何為法律據理力爭、為維護人民利益不卑不亢,演員端莊的聲臺行表恰到好處。

  重內心戲、重智慧的博弈,文字描述可以洋洋灑灑,外化于形似乎平淡了一些。在演員的理解中,這恰是經偵警察職業特征的注腳,也是自己詮釋角色的入口。“在沒有硝煙的經濟領域,這是一群時時刻刻守護大家的英雄。許多事只道是平常,但聽到經偵警察講述的細節后,我們方知‘獵狐行動’背后有那么多一波三折、來之不易。”總能體驗不同人生的演員,有必要把這群并不時時身處焦點的守護者,為更多的觀眾看見。

  用角色為自己代言

  時時準備接住“運氣”降臨的那一刻

  大家都說,四月的王凱“霸屏”了,東方、北京、湖南三大衛視的黃金檔男主角都是他,《大江大河2》也于幾天前殺青。可演員本人很是低調。兩部大劇開播前,出品方都免了密集宣傳,王凱除了為家鄉武漢發聲,也再無其他公開動態。直到新劇啟幕,他把微博頭像換成夏遠與趙禎的合成圖,同時保留宋運輝的卡片背景。于是外界見到——他近來的動態,總是藏在三個角色背后。

  用角色為自己代言,是種職業素養。2019年,一月《清平樂》開機,夏天時拍《獵狐》,年底《大江大河》重啟,演員的生活是跟隨劇組和劇中人切換場景的。能“無縫連接”接到好本子邀約,他說有運氣成分在,“運氣好,接到夏遠這個角色”,檔期、題材、自己的表演成熟度等,都是剛剛好。類似的話,他在《大江大河》第一部收官時也說過,“和宋運輝相遇,是演員之幸”。可扒開他在劇組的一年300多天,豈止“運氣”二字。

  演古裝,臺詞里文白夾雜,大量引經據典;拍經偵題材,“啃”的是經濟與偵查的雙重專用名詞;扎進改革開放大潮,艱澀的化工技術是劇中人的理想、演員的難題。王凱臺詞好,固然是公認事實,可一年“磕”下三大本,考察的是兢兢業業的態度,更是演技的厚度。

  《獵狐》剛過半,夏遠的成功已有跡可循。兩次直面案發后的于小卉,第一次抓捕歸案,夏遠親手給前女友戴上手銬;第二次在審訊室,他從正眼都不敢瞧一下直到掩面痛哭。前者在心里還存留一絲希望,后者是在確鑿證據前,不忍看著愛的人從此消失在自己的世界。真正要讓觀眾認可一個角色,是當他卸下英雄外衣,內心一片血肉豐滿。王凱的理解是:“夏遠要承擔職責賦予他的神圣使命,所以他必須理性戰勝感性。但與此同時,他也是個凡人,有七情六欲。”進有亦師亦友楊建群的罩護,退有青梅竹馬于小卉的溫情,曾經的夏遠有多熱烈而單純,情法兩難全時的他就有多帶人入戲。就像他在中戲學到的一句話——“要熱愛你心中的藝術,而不是藝術中的你”。好的表演,就是盡量抹去演員自身的痕跡,把角色還原成此情此景中的人。

  演員最好的年紀在何時?王凱用另一種方式回答:“天賦和運氣不會眷顧所有人,但時間是上天賦予人最好的禮物。演員就像陳酒,一定越久越香。”走運當然是好的,不過他情愿做到分毫不差。這樣,運氣來的時候,準備過的時間會給出證明。(記者 王彥)

1
【關閉】 【打印】     [責任編輯:盧麗君]
互聯網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銀川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銀川新聞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