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2日下午,輪休的趙玄驥在指定隔離點的院子里散步,小草新綠,桃花盛開,一切即將過去,趙玄驥數了數,再有一周就可以回家了。趙玄驥是自治區中醫醫院暨中醫研究院康復中心主治醫師,自2月14日到銀川市臨時急救醫院抗戰疫情,三十多個日日夜夜,他用一名醫生的職責與擔當,為銀川市疫情防控工作貢獻著自己的力量。

  一個夜班足足收治了15名患者

  2月17日對趙玄驥來說是個難以忘記的日子,下午5點30分,他來到病區,開始了在臨時急救醫院的第一個夜班,夜班的忙碌與工作強度是他此前沒有想象到的。剛一接班,就接到了立刻收治5名隔離留觀患者的任務,趙玄驥快速地詢問著患者的病史,給患者開好醫囑,書寫患者的留觀病歷,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不知不覺已經是晚上9點多了。

  當趙玄驥拿起水杯準備喝水時,電話再次響起,一樓總值班通知他馬上又要轉來5名患者,窗外熟悉的救護車警笛聲不斷響起,病人接踵而至,就這樣,在電話鈴聲與救護車警笛聲的交錯中,趙玄驥問病史、開醫囑、寫病例,面對一個個患者,趙玄驥不斷地重復同樣的流程,再次抬頭已是次日凌晨4點多,終于消停下來了,疲憊不堪的趙玄驥長舒一口氣,這個夜班他一個人足足收治了15名隔離留觀病人,甚至沒有時間喝上一口水。

  在救治隔離留觀者的同時,趙玄驥還協助隊長開展中醫藥防控疫情工作,提高中醫藥參與率,迅速將清肺排毒湯運用到臨床中,為患者早日康復爭取時間。

  轉運高燒40℃患者他毫不遲疑

  急難險重任務前,趙玄驥主動擔當,2月21日晚,趙玄驥第一次接到了轉運病人的任務,患者高燒40℃持續不退,經專家組討論需要將該患者轉運至銀川市第一人民醫院進一步檢查,趙玄驥毫不遲疑,快速穿好防護服,進入隔離病區。這是他第一次穿著防護服獨立轉運病人,沒有人指導,一切只能靠自己。困難遠比他想的大,夜幕降臨,受氣溫影響,護目鏡迅速布滿了霧氣,他只能借著微弱的燈光幾乎是摸索著將病人帶到了救護車上。救護車開得很快,漸漸地他有些暈車的感覺,開始頭痛、惡心,雖然很難受,但他堅持將病人送到,圓滿完成了轉運任務。

  3月8日趙玄驥被銀川市臨時急救醫院黨組織發展為預備黨員,與此同時他也感受到了肩膀上的責任:“每一位黨員就是一面旗幟,作為一名預備黨員,今后我一定要繼續努力工作。”

  疫情結束后,趙玄驥最想回家看看父母,因為父母年事已高,身體不好,母親有糖尿病,他在臨走前還專門到銀川市第一人民醫院給母親買了三個月的胰島素。

  記者 李姝

1
【關閉】 【打印】     [責任編輯:李琳娜]
互聯網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銀川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銀川新聞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